[导读]:本文(《访谈》)由来自盖州的客户投稿,并经由本站(恋辐射动漫)结合主题:马克画图片动漫简单,收集整理了众多资料而成。主要记述了哲学家,查理,哲学史等方面的信息。相信从本文您一定可以获得自己所需要的!

先读

在《查理周刊》遇袭事件之后还有很多这种恐怖袭击,它仅仅是整个斗争中的一个章节。巴黎人对此感受最深刻的是,我们开始发现到处都有军人,到哪个地方去都需要被搜身,在地铁里面会有警告,我们很快就习惯了这一切,但是生活的气氛已经变化了。所以,我们不能单单地把重心集中在《查理周刊》这一个事件上,它是一场全球文化的战争,我们应该用更大的视角来看这个事情。

访谈001

访谈001

受访者朱勒(法国漫画家)

采访胡子华

法国漫画家朱勒赠送自己的作品《智者星球》

法国漫画家朱勒赠送自己的作品《智者星球》

法国总统马克龙近日来中国访问时,带来了一份特殊的礼物:一匹国礼马。而随行的法国漫画家朱勒也送上了其漫画作品《智者星球》,其中讲到了中国古代的智者孔子和庄子。

《智者星球》一反我们平常对待哲学家的敬畏态度,把他们放置在一个个精心设计的喜剧场景里,尽情地开涮和调侃。当我们看着卢梭、尼采、萨特、福柯等这些高高在上的智者,挨个陷入尴尬、可笑的境遇里,我们发现这些家伙变得亲近了。而这,就是漫画家朱勒试图为我们开启的理解之门:笑声。

《智者星球》

《智者星球》

[法] 朱勒 佩潘编绘

后浪/北京联合出版公司 2017年9月版

朱勒本人是汉学家,从15岁到35岁,他不仅曾在中国求学,且一直和中国保持联系,也看到了中国巨大的变化。他非常喜欢中国,虽然中国在自然环境的变化并不如意,但他觉得这些年接触的中国人正变得越来越有趣、开放、聪明,富于创造力。

以下是检书对朱勒的专访:

“作为一个女权主义者,对此我感到抱歉”

检书:《智者星球》的副题是“地球哲学与哲学家的百科全书”,对此我有两个困惑,其一,这些智者是如何被选出来的,比如在全书不到60个条目中,法国智者的条目多达22个,占比超过1/3,这是出于什么考虑;其二,这些智者是如何排列的,至少就我看来,他们既不按时间,也不按国别,倒像是随机组成的。

朱勒:先回答第二个问题,《智者星球》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编年史,也不像字典辞书那样按字母排序,我希望读者进入它就像进入一个阅读的交响乐。这个交响乐有两点:其一是图片与文字的交响,其二在排序上,我一般会让一个有名的和一个不那么有名的交叉出现,我不想只写那些大家都知道的明星哲学家,而是希望插入一些不那么有名,但他的思想同样重要的智者,而且他们的思想能够相互贯通。

这就引出我自己一个很重视的观点,既哲学史经过了这么多年,一个时代一个时代地累积下来,哲学家之间是互相对话的。比如,我认为赫拉克利特和尼采之间的关系,要远远近于尼采和康德之间的关系,所以我也不考虑什么师承流派,而是根据同一个题材,把这些哲学家之间的对话关系呈现出来,这就好比把三千年汇到一处,打混了再重新排一遍。

【马克画图片动漫简单】访谈

关于第一个问题,涉及哲学家选择的。我想说,在中国其实只出版了卷一,我希望卷二在中国也能尽快出版。在卷一中,法国智者的比重确实比较大,这是因为书一开始是在法国出版,需要有一些熟悉的法国哲学家带他们进入。但卷一和卷二加在一起,我们会希望能够涉及各种语言,各个大陆的智者,比如卷一里写了孔子、庄子,卷二还会写老子。还有就是把宗教人物也归入智者,比如第一卷里提到了佛教,卷二中还会写到耶稣、马丁·路德,还会讲到伊斯兰和犹太教。这里也是想要传达一个观点,即不管是什么宗教的,只要是智者,其实他们之间都是能够对话的。但是,我们遇到的一个难题是,很难加入非洲的智者,倒不是说他们的哲学不好,而是他们很少有书面的文字资料留存。

另外,关于哲学家的选择,我想可能还有一个问题是你会感兴趣而没有问的,那就是这里面的女哲学家太少了。在这么长的哲学历史里,找到女性哲学家很难,因为她们的出现比较晚,差不多要到20世纪。在卷一里我只写了3个:西蒙娜·薇依、汉娜·阿伦特和圣女大德兰。在第二卷中,可能会多一些,包括波伏娃、特蕾莎修女等等。

朱勒关于汉娜·阿伦特的漫画

朱勒关于汉娜·阿伦特的漫画

检书:那你如何理解女性哲学家少这种状况?

朱勒:在20世纪以前,这种智力的文化活动一般都是仅限于男性的,大学教育也是给男性专用的。也可能在此之前,有一些女性提出了一些出色的哲学思想,但最终被她们的丈夫、被她们的老师给篡夺了,所以没有留下具体的痕迹。事实上,我自己就是一个女权主义者,对此,我感到非常抱歉。

“我们并不负责提供正确的答案”

检书:让我们从选择哲学家的问题进入到如何表现哲学家的问题,就是你的绘画创作方式,似乎是倾向于给他们设置一个可笑的情景喜剧,在此之前,你是否会去阅读大量这位智者的书?还是仅凭一些围绕在这些智者身上的轶事、趣闻和金句?

朱勒:首先,这些漫画创作重要的不只是一个梗,而是它要保持开放,要通向一个地方,这个门就是笑声。在创作它们之前,我当然会大量地读他们的作品,但更重要的是要怎么总结他们,怎么把那些思想凝聚到这样一个场景里面。所以,我的这些漫画有点像一个简洁风的网站,你打开以后没有太多的装饰,往往就是一个日常的场景,可能就像咱们现在这样,坐着对话,这使得我们感觉自己好像跟这些哲学家们都很熟。因为我们一般对哲学家都太尊敬,把他们当成偶像,就像一个沉重的雕像那样搁在那,不敢去碰他,所以也就很难真正去理解他,因为他高高在上。我的作用就是把他们日常化、通俗化,使他像我们的家人朋友一样,我们和他们待在一起很舒服,我们对自己充满信心,这样才能进入他们,因为我们在智力方面不怕,所以确实有点像你所说的喜剧,但并不是简单的效仿和挪用。

检书:那在普及化、日常化之上,如何兼顾专业化?

朱勒:智力活动最重要的,首先的一点就是乐趣,就像我们教育小孩,我们可以用一些很严厉的方式,可以逼他们学习,可能这样也会取得一些效果,但更好的效果是让他们从中能体会到乐趣,让他们感觉到好像是在玩。这种教学理论,我认为也适用于成年人,这种带着乐趣的方式,可以让要学的东西更深地、更个性化地印在人的脑子里。我记得蒙田经常用这样一个比喻,说蜜蜂会在好多花里面采花粉,但最终它必须要自己酿出来蜜来,而读者读这么多信息,最重要也是最珍贵的就是他们东一下西一下采完以后,自己能够酿出自己的东西,得到自己的思考。

检书:毫无疑问,阅读《智者星球》确实是一个充满乐趣的过程,但与此同时,我也会有一些不安,我不敢信任它们。比如你画鲍德里亚,为了讽刺“海湾战争从未发生”,你让空姐告诉他,他要的茶和咖啡不存在;为了反驳“911事件不是事件”,你直接让他乘坐的飞机撞向双子大楼。这固然很妙,也会让人会心一笑。但我感到不安的是,这些金句本身原本是一个语境下的词义,用以提示媒体参与之后人们观看方式的改变。但是语境被抽离之后,它们就变得全然荒谬了,一如你在漫画中所呈现的那样。

朱勒关于鲍德里亚的漫画

朱勒关于鲍德里亚的漫画

朱勒:用两页的内容来浓缩和总结,本来就会承担这样的风险,所以我们只能够给出一个轨迹,一个入口或者一扇门,让你通向原来的文本。其次,我们并不负责提供正确的答案。一开始,我和佩潘(《智者星球》的文字作者)认为,我们要尽量公正地对待每一个哲学家,但后来我们开始接受,我们不是客观的,我们要有我们自己的立场。就像你刚刚提到的鲍德里亚,他的诸如“911事件不是事件”这样的结论,我们认为就是政治错误,尤其是作为同时代的人(尽管他不久前已经去世了),我们觉得就应该批评他,因为面对这样的灾难是很艰难的一件事。鲍德里亚的观点很激烈,所以就像回声一样,我们也以这样的方式怼回去。但更重要的是,引起这样的话题以后,作为读者,你需要自己去思考,这样你才能走得更远。

“幽默是哲学写作的重要方式”

检书:你刚刚提到你和佩潘之间的这种合作,我想你们合作的方式可能是你先画,然后佩潘再写文字。有趣的是,作为读者,我会留意到,有时候佩潘并不认同你,比如他反对你把尼采画成一个会把那只可怜的鸡打死的人。所以你会怎么看待他的反对意见?此外,让我们把问题再推进一步,当你给那些哲学家设置一个可笑的情景剧的时候,你自己有没有设想过他们会怎样反过来批驳你?

朱勒:我的专业是画漫画,佩潘则是个思想家、哲学家,我们俩都在同一份杂志(《哲学杂志》)上供稿,也因此得以认识。正如你所说的,我们的合作确实是我先画,佩潘后写文。佩潘会很好地理解我的漫画,但有时候会走得更远,会做出自己的一些思考。对我来说,他就像个兄弟一样,虽然有时候我们意见不一致,但是对此我会感到高兴,因为这种对话、辩论的模式,才是正确的打开方式,就像柏拉图的那些对话,一个人有一种观点,另一个有第二种观点,在两个人的对话和辩论过程中就会产生第三种观点。所以,我很享受和佩潘之间的这种对话。

朱勒画的自己和合作者佩潘(右)

朱勒画的自己和合作者佩潘(右)

还有一点就是幽默。幽默是哲学写作的重要方式,因为幽默能在死板的概念和现实情境之间,创造出一个距离,而这个距离是我用来解释哲学一个很好的途径。所以,利用幽默,你会发现一些你认为是理所当然的、绝对的东西,开始变得可疑。它真的是那么理所当然吗,真的是那么绝对的吗,就不能够用另一种方式想吗?

关于第二个问题,这是一个很有趣的假设,如果那些古代的哲学家真的能够反驳,那可有得吵了。不过,在我们所涉及的哲学家里,也有好多活着的,尤其是在第二卷,会有更多现在在世的哲学家。我们会给他们每一个人寄去这样的漫画和文字,我们不问他们对此有什么看法和观点,就是给他们寄过去。有时候,他们会给出激烈的批评,比如美国的哲学家乔姆斯基(Chomsky),他就非常不同意涉及他的那些政治观点。但绝大多数的反响还是不错的,他们很高兴能看到自己的思想以这样一种形式呈现出来。

“它是一场全球文化的战争”

检书:我留意到,相比你的讽刺漫画,佩潘的文字相对更宽容。对我而言,漫画似乎是一种更擅长于“冒犯”的形式,而且在读图时代,它的传播会很广。我了解到,你自己曾给《查理周刊》画了好几年的漫画,思及《查理周刊》的悲剧事件,你怎样看待漫画创作中的讽刺伦理,以及由此可能引发的风险?

朱勒:当代漫画家所处的环境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,以前所有的漫画、所有的插画都有很明确的语境,而且是在一个文本里面。比方说,人们要读某一份日报或杂志的时候,提前就知道这是一份什么样的日报或什么样的杂志,会预先有一个预期,它是进步的,还是严肃的,诸如此类,而且在图画的周围总是有一些文字,所以它的语境是非常明确的。

而漫画家在创作的时候,心里要一直记着,这些漫画真正的读者是谁,因为不可能有任何一幅漫画能够全球都通用,能够取悦所有的读者。但在当下这个社交的时代,在这个读图的时代,图画往往会脱离出这个具体的语境,独立于文字,自己就出去“世界环游”,因此遇到不可预料的读者。比方说《查理周刊》上的那些图画,其实只是给《查理周刊》的读者们看的,他们已经预先知道这是一份有政治色彩的、有宗教批评的周刊,但如果这些漫画一下子直接到了全球,巴基斯坦、以色列、中国、美国,那么它原来的那个语境就看不到了,就丢失了。在这个全球化的时代,好像很难允许漫画家在创作中展示聪明。

《查理周刊》的创始人之一François Cavanna

《查理周刊》的创始人之一François Cavanna

再举一个例子,和好朋友在餐厅吃饭的时候,可能中国人也会和法国人一样,开玩笑,或者谈到政治人物,在那样一个语境下,你开一个玩笑是可以接受的,但如果有人把它录下来,拿到媒体上去发表,这就会成为很大的问题,因为语境已经变了。

也正因为时代语境的变化,我现在已经不喜欢创作那些关于现实题材的漫画了,我曾经给多达30家媒体画那样的插画,但现在我更愿意画像《智者星球》这种形式的漫画。有了佩潘的文字,他可以使漫画的讽刺变得更柔和,能够实现缓冲,这样整本书也就更平衡,这就像做菜,盐多了不行,糖多了也不行。虽然,作为读者,我很喜欢那些直截了当的,甚至是态度激烈的漫画,但作为漫画家,我自己一直秉持一个原则,就是用不直接的幽默,委婉地转一个弯,以多走一道的方式去呈现,所以我很少会真正地震惊或者是伤害到那些读者,因为多了这一层委婉,跟着就多了一份尊敬。

检书:听起来,《查理周刊》的悲剧事件似乎对你的创作产生了一些影响,那作为《查理周刊》曾经的创作者,事件对你当时的生活有影响吗?你又是如何理解这一悲剧事件的?

朱勒:《查理周刊》事件对我个人并没有太多的影响,因为早在2010年左右,我就退出了《查理周刊》的绘画工作,转而从事一些古代文化的漫画创作,包括《智者星球》这样的哲学家的漫画,往下还有古希腊的神话等等。

然而,对《查理周刊》的悲剧,我的看法,和全法国人一样,一开始肯定是受到震撼,并且感到非常悲伤。而且你要知道,在《查理周刊》遇袭事件之后还有很多这种恐怖袭击,还有很多后续的悲剧发生,《查理周刊》事件甚至不能说是第一个,只能说仅仅是整个斗争中的一个章节。巴黎人对此感受最深刻的是,在一连串的恐怖袭击之后,我们开始发现到处都有军人,到哪个地方去就需要被搜身,在地铁里面会有警告,我们很快就习惯了这一切,但是生活的气氛已经变化了。

【马克画图片动漫简单】访谈

所以,我们不能单单地把重心集中在《查理周刊》这一个事件上,它是一场全球文化的战争,我们应该用更大的视角来看这个事情。在此,我强调的并不是对这一事件的个人化的感受,而是在一个共同体中的感受。我想,所有的巴黎人、所有的法国人,所有的欧洲人,甚至是全球的公民,大家都在追求自由的、和平的生活。

马克画图片动漫简单视频

手绘动漫人物铅笔画_素描图片大全_简单素描画

相关问答

问:有什么好看的动漫图片适合马克笔画的么

答: 

问:求动漫图片,求动漫图片,可以画的那种,最好是马克笔能画的,我不强求,给我就行,越多越好

答: 你可以去马克笔吧,里面有很多

问:用马克笔画的动漫(图片)

答: 这个是网上搜的

问:求几张马克笔上动漫人物脸部颜色的教程图片,

答:肤色的底色。选择浅一点的为好!
这是touch3上色!
怎么涂出看不到笔触的色
很简单信我的。从现在开始。放弃使用马克笔的细头!、
除非逼不得已!不要用!
使用那边的宽头。宽头侧面有一个角不大不小差不多成一个方形!
那个角非常好用!上色很均匀!
一般来说上肤色可以沿着线开始上!但是凡事没有绝对!
不一定要非常快但是要均匀!
女性一般白一点好看所以上色时候不用全部都涂上肤色!
可以留些白。
上色排列色封方式也很多
我一般用直线一点一点画或者是用连续的M形线条来画!

问:画动漫之类的图,用哪些颜色的马克笔好呢?

答:马克笔不能混色,所以颜色越多越好。
我画人物时会用到大约50色:肉色约3-5种,灰色黑色3-4种,红色蓝色紫色绿色棕色各4-5种,橙色黄色3-4种。
如果有大面积的景物,我一般不用马克笔上色。

问:画动漫可以使用马克笔画的动漫让画面更有层次感该去学习什么画?

答:当然可以啊 要看怎么使用了吗

问:画马克笔动漫可以用素描纸吗?

答:马克笔无论是水性的还是油性,都比较容易透纸,而且如果需要重复画的话,薄的纸是肯定不行的。一般都采用白卡纸是麻面,或者比较光滑的水彩纸。无论选择什么纸,只要两点符合就可以了,一是要足够厚实,这样水分较多的时候不容易起皱;二是要相对光滑,不要超过白板纸的光滑度就好,这样对于初学者来说效果理想,画起来容易,也比较容易着色。其实没有决对的那种纸就是给马克笔的,还要在于自己的习惯,水平和想要的效果哦!多尝试不同纸的感觉比较好哦!

问:马克笔用来画动漫人物好吗?

答:麦克笔也叫马克笔。是动漫画家常用的一种色彩鲜艳的画笔。麦克笔分为水性跟油性,油性麦克笔快干、耐水、而且耐光性相当好,颜色多次叠加不会伤纸,柔和。水性麦克笔则是颜色亮丽青透明感,但多次叠加颜色后会变灰,而且容易伤纸。还有,用沾水的笔在上面涂抹的话,效果跟水彩一样。有些水性麦克笔干掉之后会耐水。要去买麦克笔时,一定要知道麦克笔的属性跟画出来的感觉才行。麦克笔这个画具在设计用品店就可以买到,而且只要打开盖子就可以画,不限纸张、各种素材都可以上色。日本MARVY 水性马克笔 虽然价格便宜,但是单头,不宜叠加,效果很单薄.且很容易使线稿花掉,已逐渐被淘汰.   美国的酒精性的马克笔质量是很不错,颜色纯度高,但是价格偏贵.一般人假如买一套会比选择其它品牌的贵很多.   而韩国touch马克笔是近两年的新秀,因为他有大小两头,水量饱满,颜色未干时叠加,颜色会自然融合衔接,有水  彩的效果.而且价格便宜.